杰拉德笑谈欧冠决赛:“千万不要再上半场0:3”

刚刚卡卡正是从他身旁转身而去,助攻得手的。杰拉德闭上了眼睛。他没有看到在克雷斯波进球后,利物浦球迷所在的看台高处,已经有人开始将口袋里的钱一把把洒向球场,一时间千万土耳其里拉浮在空中。他也没有看到主教练贝尼特斯从替补席一路快走到更衣室,嘴里念念有词,在对中场演说做着最后的彩排。他的两耳间一片空白,却又充满各种各样的奇怪念头,“要换作是我们3比0,我能侧手翻一直翻到更衣室。”

终于来到更衣室坐下,杰拉德一语不发。“到底怎么了?怎么会发生这种事?下半场该怎么办?回到利物浦该怎么办?”想着想着,他进入了梦乡,直到第二天一早醒来,发现自己抱着那座大耳朵的欧洲冠军杯,坐起身,脑袋还有些昏昏的。

两年后的5月,他再次翻开挂历,照例先用红笔圈上30号那天,自己的生日。这又会是个怎样的生日?过去的两年,他的生日心情总有点复杂。2006年5月他在足总杯决赛中一次次将利物浦从悬崖边拉起,并最终将它推上了冠军领奖台。那场比赛后英格兰媒体齐呼,杰拉德将是英格兰国家队在即将到来的世界杯中的领袖,有了他,英格兰也便有了在40年后重新加冕世界冠军的希望。

但他却忐忑不安,因为在那之前,他从未在代表国家队出场时有过出色的表现,而面对自己的第一次世界杯,被扣上这样一顶大帽子不会是件好事。5月30日生日那天,集训期间的他无暇庆祝。说世界杯后补庆?事实是,后来在德国发生的一切让他全然没有心情。

2005年5月30日,杰拉德以欧洲冠军队长的身份坐在餐桌前,庆祝自己的25岁生日。看着蛋糕上燃烧的蜡烛,他合起双眼,听着响起的生日快乐歌,他却不知道该许怎样一个愿望。或者说此时此刻,他的愿望便是不要让他许这个愿望。留下,还是离开?利物浦,还是切尔西?红色,还是蓝色?他的脑子乱极了。几天前,在奇迹般地战胜AC米兰(AC米兰新闻AC米兰说吧)捧得冠军杯后,他说他怎能再离开利物浦。但此后与俱乐部的续约谈判并不顺利,来自伦敦斯坦福桥的电话又一个接着一个,他有些动摇了。

毕竟在伊斯坦布尔的那个夜晚来临前,整整一个赛季他都在告诉自己:是时候,是时候换个环境了,下一站,切尔西。然而那场对AC米兰的决赛,半场前的0比3,第54分钟的1比3(里瑟传中,杰拉德头球破门),第55分钟的2比3(斯米切尔击败迪达),第60分钟的3比3(阿龙索将点球补射入网,点球由杰拉德创造),120分钟后点球决战的3比2,那次逆转,逆转了一切。

最终,杰拉德在那份由利物浦总裁里克·帕里递过来的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“我知道那是一个正确的选择,”杰拉德在最近说,“尽管当时不少人表示不理解,但我从8岁开始就在这家俱乐部踢球,在这里,我很舒服。幸运的是,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。”就在刚刚结束的冠军杯半决赛对切尔西的第二回合比赛上,安菲尔德的球迷还齐声高唱:“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Blue!(杰拉德,你好得让切尔西根本配不上)”

在战胜切尔西后,俱乐部新任主席汤姆·希克斯表示:“我已经不能看到杰拉德代表其它俱乐部踢球,他的表现无可挑剔。”利物浦俱乐部也很快宣布与杰拉德续约在即,为期四年的新合同将使红军队长的周薪升至12万英磅。杰拉德则坦言这是一份让人不能拒绝的邀请,他说身穿红色利物浦球衣,他很满足。

弗格森有这样一句名人名言:“利物浦是幸运的,因为他们有一个杰拉德;曼联(曼联新闻曼联说吧)也是幸运的,因为利物浦只有一个杰拉德。”2007年5月1日的那个夜晚,在安菲尔德的球场一角,切尔西主帅穆里尼奥对此深有体会。本来,杰拉德是属于他的;本来,这样一场比赛的胜利和飞往雅典的机票也都是他的;本来,2005年在伊斯坦布尔取胜的应该是AC米兰……

本来,杰拉德的血管里淌着的就是红色的血液,利物浦的红。小时候,杰拉德有一件布莱恩·罗布森的红色曼联球衣。“那时在街上和伙伴们踢球,我总穿着它,”杰拉德回忆,“我能带球过人,能凶狠地铲球,还能射门得分。当时我还总问我朋友,我像不像罗布森。”一天下午,突然一声巨吼从家中传出,“你给我滚进来!”接下来的镜头便是小杰拉德一声不吭地站在父亲面前,父亲咆哮着:“你居然敢穿曼联球衣!”从此杰拉德懂得了一个道理:他是利物浦人。

作为一个利物浦人,他有着骄傲的足球传统。他永不言败的战斗精神,这正是红军在2005年欧洲赛场创造奇迹的精髓所在。而且与他在默西河畔的同胞一样,杰拉德也时不时爱开个无厘头的玩笑。2005年11月的一堂训练课上,贝尼特斯安排点球练习。这一次杰拉德自告奋勇充当门将,但就在队友准备射门时,他却转身180度,脱下了自己的短裤。全场一片狂笑。在队长的臀威之下,克劳奇和西塞射失了点球。

然而对于线码,杰拉德却没有这样的幽默感。德国世界杯对葡萄牙的点球决战,兰帕德射失英格兰的第一粒点球时,站在中圈里的杰拉德宛若一个迷路的6岁孩子,闭着眼睛,一副无助和害怕的表情。轮到他第三个出场,射门,被对方门将里卡多(里卡多新闻里卡多说吧)扑出。跟着他转身低头走回中圈的样子,就好像他刚刚的任务不是别的,正是射失和罚丢。“我从没有过那种感觉,罚球时两条腿灌了铅一般,射门的一瞬间,头皮发麻,”杰拉德在赛后说,“这与我在利物浦时,2005年冠军杯决赛罚点球时的感觉完全不同,当时我们心态是积极的,我们知道我们一定能够取胜。”

事实上,2005年5月25日那天,杰拉德在对米兰的点球决战时球都没有碰。他被贝尼特斯排在了五个罚球队员中的最后一个,但在舍甫琴科的点球被杜德克扑出后,利物浦便已经夺冠。若乌克兰人罚进,便轮到杰拉德出场。“作为一名球员,最痛苦的事便是教练在点球决战前冲着你说,‘你罚一个,’”杰拉德曾这样说,“说真的,伙计,罚点球这玩意不容易。”尽管如此,他也从来没有对教练说过一个“不”字。

2006年的足总杯决赛,利物浦和西汉姆在120分钟内打成3比3(杰拉德一人独中两元,第二个球在下半时伤停补时阶段打进),点球决胜他为球队第三个出场,将球轰进死角,最终利物浦以3比1取胜。刚刚过去的冠军杯半决赛第二回合,球队与切尔西一同迈向12码点,杰拉德再次被安排第三个出场。一切开始前,他与队友一一击掌,和去年世界杯时相比,他的眼神也坚定了许多。

兰帕德第二个为切尔西出场,打进了点球,紧接着轮到杰拉德。世界杯幻觉?杰拉德的确选择了和世界杯上几乎一模一样的角度,甚至是出脚力量,但切赫不是里卡多,他被骗了。此后格雷米再罚失,库伊特一脚劲射将利物浦送上了飞往雅典的航班。

“终场哨音吹响的那一刻,我的脑子里闪过的是自己再次捧起冠军杯的样子,”面对三年内的第二场冠军杯决赛,杰拉德说,“我有信心从雅典把冠军奖杯再带回利物浦。当然,我知道米兰是一支强大的球队,他们在半决赛淘汰曼联的表现让我惊讶,我本以为我们将和曼联争夺冠军。不少人说2005年(我们夺冠)是个偶然,是我们的运气好,但这支球队已经向所有人证明了它在两回合淘汰赛中的实力。”

利物浦的团队精神,是欧战对手噩梦中的噩梦。再次面对米兰,杰拉德准备好了。再次面对卡卡,他不会再让对方轻松摆脱。“不过这一次,”他坏笑着说,“以上帝的名义,千万不要在上半场就0比3了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Previous post 笑谈欧冠决赛:无论谁赢都是德国队赢
Next post 欧冠抽签大会决定本田未来 有望今夏加盟红黑军